《勞基法》修正案,到底修了什麼?

立法院於2018年1月10日三讀通過以行政院版本為主要內容的《勞動基準法》部分條文修正案,並於1月31日由總統公告生效。其中的修正內容包括:

(一)提高加班上限:經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單月加班工時上限得從原本的46小時,提高至54個小時,但每3個月的總加班工時上限則維持138個小時。

(二)縮短輪班間隔:在前一次《勞基法》修法後,規定採輪班制工作的勞工,輪班間隔最少須達11小時。經過本次修法,則以11小時為原則,但因情況特殊,經勞動部公告,且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者,間隔之休息時間可以縮減為8小時。

(三)鬆綁「七休一」:勞工於七日中應有之一日例假,但因情況特殊,經勞動部公告,且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者,得於七日週期內挪移調整,也就是將原「七休一」(最長可連續工作6天)的例假規定,明文放寬為「十四休二」,勞工最長可連續工作12天。

(四)取消擬制工時:在前一次《勞基法》修法,為達到「一例一休」降低工時的政策效果,規定「休息日」之加班工時計算為「做一算四、做五算八」,提高加班費。本次修法,則取消上述擬制工時之規定,改為核實計算。

(五)特休假可遞延:勞工於當年度未休完之特休假日,經勞資協商得遞延一年,未修畢之日數再折算為工資。

(六)加班費換補休:經勞資雙方同意,勞工在正常工時以外或休息日加班,加班費可換為補休,補休的時數以實際加班時數1:1抵算。


什麼是「複決」《勞基法》修正案?以公民投票「複決」一個法案,是什麼意思?

我國《憲法》明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其中,「複決權」是指當人民不同意立法機關或制憲機關所通過的法案時,可以透過投票方式,重新決定該法案是否成為法律或者憲法的權利。

因此,《公投法》訂定,對於重大政策之創制及複決,人民有權發起公投。而《公投法》也規定,複決公投案若通過,則該法律自公投結果公告後三日起失效。換句話說,如果本次《勞基法》複決公投得到人民支持、通過門檻,則這次《勞基法》所修正的條文,將失其效力。


《勞基法》修正案不是已經三讀通過了嗎?立法程序已經完備,為什麼還要公投複決?

《勞基法》修正案雖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但立法過程粗暴,引發重大爭議,也因此,各界學者專家、民間勞工團體與民眾對於《勞基法》修法的正當性,都高度質疑。

執政黨在2016年以「落實周休二日」為由,推動「一例一休」立法、取消7天國定假日,然而,修正條文施行尚未滿一年,卻又以「一例一休缺乏彈性」為由,決定要再次翻修《勞基法》。且勞動部在2017年10月底公告草案後,僅7日便截止對外收集意見,罔顧法規命令草案應該公告周知60日的正當程序,引發外界批評。就連勞動部內的法規會委員、勞動法專家邱駿彥也公開批評,《勞基法》修法草案乃是在行政院的強勢主導下完成,其法案形成過程粗糙;勞動部前次長廖蕙芳更因無法認同《勞基法》修法方向,主動請辭、拒絕繼續為法案背書。

草案送進立法院後,執政黨不顧草案尚在「復議期」間,火速排案審查,也導致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被迫以站在發言台11小時的方式,捍衛議事程序正義,最後遭執政黨委員架離排除。修法過程中,勞動部未提供任何實質的政策評估報告,也沒有提出實際數據,來作為政策制定的依據。

然而,在執政黨黨籍立委與召委的主導下,立法院社福與衛環委員會卻在一周內就宣告《勞基法》修正草案「審查完畢」,且修正的8項條文中,僅有2條得到討論。而在接下來的黨團協商中,行政院更是堅守原版草案、寸步不讓,使《勞基法》最終僅能依照行政院與執政黨黨團的意志,表決通過。

這樣的立法品質與粗暴程序,缺乏民主國家推行政策所應具備之審慎評估與充分討論,諸多修法疑慮未獲釐清,對勞工之傷害亦沒有回應。也因此,雖然《勞基法》修正案在形式上已三讀完成、立法通過,其實質的修法成果,卻難以代表人民的真正期待;我們仍然有必要透過直接民主的方式,確認人民是否接受這樣的修法方案。


多數立委贊成《勞基法》修法,不是代表多數民意嗎?

事實上,由於行政院強勢主導修法版本,而立法院執政黨黨團強力配合修法,已使政策缺乏實質的討論空間,即便是執政黨內部對法案持有異議的委員,也難以發揮作用;然而,即便執政黨黨團在國會中掌握絕對多數席次,在黨意的凌駕下,多數委員的表態卻未必真正彰顯多數民意。

根據勞動部在2017年11月針對「提高加班上限」、「放寬七休一」及「取消擬制工時」等修法條文進行的「受雇者意見調查」,「反對修法」之佔比均遠高於贊成者;且根據《勞基法》1月10日三讀後之最新民調,亦有逾5成民眾認為整體修法對勞工「減少保障」,另有近7成支持以公投來要求立法院重新審議《勞基法》。

在修法期間,勞工團體不斷抗爭,民間意見領袖均頻頻表達修法意見,更有二百名各界重要學者具名連署反對修法,顯見,以公投複決,彌補《勞基法》修法過程在代議民主體制內未臻完備之民意基礎,非常必要!


《勞基法》有修惡嗎?目前三讀通過的《勞基法》內容,到底有什麼問題?

從《勞基法》應該作為勞動條件「最低保障」的觀點而言,這次勞基法是毫無疑問的修惡。因為勞動基準法規範的是「最低限度」的勞動條件,也就是說,勞動條件無論如何都不能夠比《勞基法》規定的內容還要差。但是在這次的修法裡,無論是「輪班間隔」、「單月加班時數上限」、「七休一放寬」等等,都是使勞工可能「工時變長」或是「短時間內密集工作」的情況,比過去更加惡劣。

此外,執政黨在協商中「加碼」通過之「加班換補休」條文,也遭勞動法學專家邱駿彥教授撰文批評,此舉乃將過去政府默許的問題明文合法化,將會因為絕大部分勞工缺乏協商能力,造成加班卻仍領不到加班費的不利狀況。另,「擬制工時」提高加班費之立法設計,原屬執政黨推行「一例一休」時,為求「以價制量」,藉由提高休息日加班成本,抑制雇主要求勞工加班的政策手段,以達成實質「周休二日」的立法目標。然而,此次修法卻又「取消擬制工時」,亦使原降低工時之立法效果後退。

因我國工會組織率低落、勞資會議對勞工之保護強度不足,主管機關之行政資源亦屬有限,修法後將造成把關機制不力,使我國之高工時情況繼續惡化。這樣的修法也勢必使蔡英文總統過去曾主張「工時要減少」的勞動政見跳票。根據勞動部2017年9月所公布的數據,我國勞工整年的平均工時高達2034小時,雖然相較前一年有下降,但仍高居全球第六。本次修法放寬加班、輪班、休假規定,將又使台灣高工時的過勞環境走回頭路,繼續將勞工的健康安全推向險境。

由台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所長陳保中等醫療、公衛研究者,根據研究文獻與客觀分析對《勞基法》修法所作的「健康風險評估報告」,也明確指出修法條文將造成勞工陷入短期工作過重、工作日數過長等情形,對於勞工之睡眠、疲倦、情感、肌肉骨骼、心血管、代謝與慢性疾病,甚至整體社會之少子化趨勢,均會造成負面影響,傷害工作健康安全、增加公共危險機會。

為反對《勞基法》修惡、嚴重向資方傾斜,也有逾200位在各界學有專精之權威學者具名連署,表示本次修法必將帶來「過勞的台灣」,將對國人勞動、家庭與社會生活造成傷害,讓台灣社會付出慘痛代價。


有人說,《勞基法》各項修正內容已經有「把關機制」了,這樣還需要擔心嗎?

許多支持修法的聲音指出,這次的各項修法內容,實際上都有層層的「把關機制」當守門員,因此真的會適用到修法條文、放寬勞動標準的,必定是「需要更多彈性」的勞工以及雇主。

綜合各項條文的立法設計,這次修法所增加的「把關機制」,主要有四種:

1. 政府事先把關(要主管機關同意的行業才能調整);
2. 工會同意;
3. 沒有工會的,須經勞資會議同意;
4. 政府事後備查。

但是,仔細檢視這四道「關卡」,我們可以發現,政府事前的把關毫無依據,既沒有「為什麼開放這個行業」的理由,更沒有「開放這個行業可能造成什麼影響」的評估。事實上,從勞動部在修法後(1月31日)所公布的「輪班間隔」例外適用的行業就可看出,其所開放的行業包山包海,但卻無須附理由,也無須經由立法院同意核准。這樣的把關,不僅聽不到該行業勞工的聲音,更淪為毫無意義的紙上作業而已。

其次,而無論是工會以及勞資會議的同意,在全國工會覆蓋率不到一成、很多企業根本都沒開過勞資會議的狀況下,貿然將如此重要的「勞動條件變更」交給工會及勞資會議決定,也非常危險。理想狀態下,工會的確是凝聚勞工團結、與雇主談判勞動條件的組織。但是,近年來的工會活動,不僅時常必須面對資方的各種違法刁難,甚至政府單位及警察有時都站在雇主角度、阻礙工會的合法抗爭。因此,現實上,工會很難作為把關的力量,反而是在現行制度還不周全時,資方卻能透過各種方式組成偏向資方的工會,而藉此更加打壓勞工的權利。

勞資會議則是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把關機制」。現行的法律中,關於勞資會議的相關制度非常少,因此勞工就算想要透過勞資會議為自己爭取權益,也無法透過法律的明文規定獲得保障。而且在實務上,勞方與資方的地位常常不對等,勞工也缺乏有力的談判工具,這代表著有許多勞工只能夠被迫接受各種「協議」。

最後,所謂的「應報當地主管機關備查」實質上是毫無法律約束力的一項「把關機制」,因為「備查」就如同「通知」而已,亦即任何公司與勞工達成相關協議後,只要通知主管機關,就算是完成法定程序了;主管機關並不會針對該協議是否合理,進行任何審查。相較而言,行政法上的「核備」,就代表政府機關必須嚴格負擔把關的任務;勞工若因此遭受損害,核備機關就必須負起責任。但是現在政府不需要負起「核准」的責任,只須「備查」,自然就不可能真正「把關」每一個個案。

總而言之,《勞基法》修法雖然號稱有諸多「把關機制」,但實際上並不比現行制度下已有的機制更有效,相較此次全面鬆綁的規模,根本難以達成實質的管控,反而是使更多看似「被把關到」的勞工,仍然必須合法接受違反自己意願的各種勞動條件惡化。


複決《勞基法》可以做什麼?如果本次公投通過,會有什麼效果?

根據《公投法》規定,如果複決法律的公投案結果為通過,「原法律或自治條例於公告之日算至第三日起,失其效力。」也就是說,如果本次「廢止《勞基法》修法條文」的公投通過,那麼《勞基法》在今年一月通過的修正部分,將不再具有效力,立法院應該重新討論合理的處理方式。透過人民直接的意志展現,我們將可以拒絕繼續接受修惡的《勞基法》條文,給予代議士清楚的誡命與政治責任,來導正錯誤的政策。


本次公投要通過,須達到那些條件?

根據《公投法》新制,本次公投若要能夠舉行,必須先通過兩階段連署(提案、連署),目前第一階段已經通過,第二階段若能與全國性選舉結合,就能省下許多的行政成本,因此倒推工作時程,本次公投第二階段需要在八月底前,就要募集到28萬2千份的有效連署書送交中選會,才能達標。連署達標後,經中選會查驗完成,就會舉行公民投票,民眾可以選擇投下「同意」或「不同意」票。

根據《公投法》,「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四分之一以上者,即為通過。」以上一次總統大選選舉人數(1878萬2991人)為例,亦即若同意票占多數,且同意票高於469萬5748票,公投即通過。


如果連署達標,會在什麼時候舉行公投?

依照公投法規定,公民投票案經提案、連署達標,應於中選會公告成立後一個月至六個月內舉行公投,若該期間內有全國性選舉,則與選舉合併舉辦。本次公投依照預定時程,若於六個月內順利完成第二階段28萬2千份,並於八月提交中選會,則經公告後,可望與2018年地方縣市首長與縣市議員之選舉合併舉辦(今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