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倡議制定《最低工資法》?

受薪者付出勞動所賺取的工資,不僅只是雇主願意支付的生產成本,同時也是勞工維持基本生活尊嚴、滿足最低生活需求所應該享有的必要待遇。

我國憲法第十五條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應予保障。而國際勞工組織(ILO)於一九七○年通過《第一三一號公約》(一九七○年決定最低工資公約)第三條亦規定,決定最低工資之要素,應考慮保障勞工及其家庭之基本生活水準;《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也規定,勞工工作報酬之最低限度應維持本人及家屬符合合理生活水準。由此觀之,最低工資之制度,涉及勞工及其家庭工作與生存權的基本保障。

世界已有多國遵循國際勞動公約的理念,制定並執行《最低工資法》,而我國亦完成人權兩公約的內國法化,自然有必要在制度面保障勞工薪資符合「生活工資」的價值,亦即不只是最低生存的門檻,而是能在現今社會經濟條件下維持尊嚴生活水準,並供應家庭生活所需的工資保障。也因此,「制定《最低工資法》」乃是蔡英文總統於2016年競選時的重要勞動政見。如今,新政府若要落實政見、實踐勞權價值,這項立法工作將是當今執政者及國會代議士責無旁貸的任務!


台灣不是已經設有基本工資制度了嗎?為何還要制定《最低工資法》?

我國雖於一九八五年即實施「基本工資」(basic wage),卻僅於《勞動基準法》第二十一條簡單規範,核心的審議制度則委由行政命令定之,既缺乏完整架構,也沒有公開透明的審議制度,也造成其調整幅度與機制往往未能反映經濟現況與滿足勞工基本生活需求。

依據《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基本工資」主要是參考國家經濟發展狀況、躉售物價指數、消費者物價指數、國民所得與平均每人所得、各業勞動生產力及就業狀況、各業勞工工資、家庭收支調查統計等指標來訂定,其存在目的主要係考量經濟社會發展之需要,以及如何提升整體勞動效能等,至於經濟果實的合理分配、勞工個人及其家庭之合理生活所需,則不是「基本工資」的核心關懷。

由於目前法律位階的《勞基法》僅將基本工資的審議空白授權給沒有強制性、規定鬆散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基本工資的決定充滿高度的行政裁量與不確定性,不但曾有1997至2007年的「十年凍漲」,更曾發生行政院長片面決定不漲、自行設定調漲門檻,甚至資方委員拒絕出席會議等情形,審議會議也常在混亂中完成,過程亦不公開,外界更難以得知共識形成的方式,或者行政部門是否強力主導等問題。

學者就指出,以近年經驗來看,基本工資審議的「默契」,偏向「以消費者物價指數變動率為主要調整依據,再視經濟景氣狀況作適度修正」。因此,若經濟發展遲滯,縱使物價上漲,也可能不調整基本工資;這顯然與以「生活工資」(living wage)為核心價值的最低工資(minimum wage)立法精神背道而馳。

因此,建立具有法律位階的「最低工資」審議機制,明確納入「最低工資」的依據與計算方式,使工資能維持勞工及其家屬的必要生活,仍然是必須努力的方向。


可是,「基本工資」事實上也有調漲,反映勞工的薪資待遇有隨著經濟成長而變好。這樣還需要制定《最低工資法》嗎?

從結果而言,基本工資即便曾經歷「十年凍漲」,審議過程不公開又極易受到干擾,大部分的時候的確仍然緩步成長。然而,這卻不代表基本工資的成長已經如實地反映了經濟成長,且合理地使經濟成長的果實分配給受薪階層。

根據主計處資料,2010至2016年我國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了21.4%,然而同期間,基本工資卻只調漲了17.5%,顯示雇主取得更多經濟成長的成果。若以中華經濟研究院於2001年公布的「勞工應得薪資」計算方式,將經濟成長率與物價膨脹率納入考量,則今年(2018)基本工資更應較審議結果(2萬2千元)高出近3200元。

然而,每當總體經濟陷入瓶頸,政府與雇主卻往往喊出「共體時艱」口號,企圖再延緩基本工資調漲,使得基本工資在這種審議機制下,從未落實經濟發展成果的合理分配。《最低工資法》的制定,就是要從勞工維持尊嚴生活的需求角度出發,要求雇主合理分配經濟果實。


那麼,《最低工資法》該有什麼精神?「最低工資」應該如何制定?

首先,《最低工資法》要能有效改善目前《基本工資審議辦法》的弊病,就要能夠建立公開透明、制度化的審議機制,使最低工資因應社會經濟環境變動,獲得常態性、可預期的調整。

以時代力量於2016年5月2日已提出的《最低工資法》草案(2016年5月6日一讀付委)為例,草案規定,「最低工資審議委員會」內將設置勞工、資方及公益代表共同參與,並要求審議會於審議階段就其所作出之決定,公開其採行的數據基準與基礎資料,以供社會檢視。依草案設計,當行政院對於審議會之決定不予核定,或調低數額時,必須交由國會加以審議,由國會議決是否要求行政院依審議結果公告最低工資。

其次,《最低工資法》應明確規定制定最低工資的合理依據,以彰顯前面提到的「尊嚴生活」價值,將勞工撫養家庭的基本需求,也納入工資保障的範疇。

再以時代力量版草案為例,最低工資之計算依據定為「每月最低生活費 + 每月最低生活費 X 就業扶養比」;若以2012年之數據進行設算,當年最低工資為26,867元,然而同年由勞動部公告的基本工資僅19,273元。針對如何進行制度設計,才能夠使最低工資的設定臻於完備、合理保障勞工及撫養家屬的生活所需,各界與各黨派尚有不同的方案,倘若未來進入法案的實質審議,也必須要參考多方考量,作出必要的調整。不過,法律位階的制度、公開透明的審議機制,以及對勞工與家屬尊嚴生活的實質保障,正是《最低工資法》的核心目標。


勞動部不是已經說要推動《最低工資法》了嗎?這樣還有需要公投嗎?

公投是人民意志清楚、直接的表現,因此也是要求政府落實政策的強力基礎。「最低工資法之立法」,是蔡英文總統於2016年參選總統時重要的勞動政見,然而2016年時任勞動部長郭芳煜,雖在立法院院會質詢時,承諾於2016年年底提出「最低工資法」之草案,卻並未履行承諾即已下台。

2017年8月,勞動部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時,勞動部長林美珠竟將最低工資法的立法期程往後延長三年,亦即最低工資法在2020年始得進入立法程序進行討論,雖然林美珠部長於2017年12月改口,稱最慢2018年便會提出,但也於2018年2月底下台。

經歷了郭芳煜及林美珠兩任部長,蔡英文總統制定「最低工資法」之政見一再延宕,至今帶給台灣人民的僅剩「慢慢來、再研議、再討論」,而非依據數據及固定公式,如實反應人民生活最低所需的「最低工資」。

事實上,早在2016年,本屆國會之第一會期,立法院中已有《最低工資法》之草案版本,然而,兩年過去了,《勞動基準法》經歷二次修法,勞動權益全面退讓,勞工之處境更加艱難,但同時,《最低工資法》卻仍在未定之天,尚未見到勞動部與行政院清楚明確的行動成果。因此,積極透過公投展現民意,要求政府制定法案,以保障受低薪資影響的低所得勞工及其家庭的最低生活水準,仍然有重要意義。在《最低工資法》的立法獲得實質成果之前,公投行動仍然是重要手段,來對政府形成清楚的誡命,為法案的推動提供更強的動力。


什麼是「創制」公投?如果本次公投通過,會有什麼效果?

我國《憲法》明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其中,「創制權」是指由人民取代議會制定法規,直接透過投票之方式,創設中央或地方的法規。

因此,《公投法》訂定,對於重大政策之創制及複決,人民有權發起公投。而《公投法》也規定,行政院或縣市政府應於三個月內研擬相關之法律、自治條例提案,並送立法院、縣市議會審議;且立法院、縣市議會應於下一會期休會前完成審議程序。至於有關「重大政策」的公投,經通過後,「應由總統或權責機關為實現該公民投票案內容之必要處置。」


有人說,「薪酬」是不可公投的項目,那這個公投有效嗎?公投通過就是《最低工資法》通過嗎?

有效。首先,相關說法所涉及的條文乃是《公投法》第2條第4項;該項規定「預算、租稅、薪俸及人事事項不得作為公民投票之提案」,顯見其所指乃是政府公務人員之「薪俸」。該條文之立法理由也有明示,乃因薪俸、人事事項涉及政府運作及管理執行,為維持文官系統之完整與安定,遂列為不得公投之事項。因此,條文所指並非民間勞雇之間的工資。

此外,本次公投要求政府制定《最低工資法》,其對象是一套「如何制定最低工資」的制度設計,是一個法律案,而並不是薪資本身。訂定勞雇之間合法最低工資的制度一直都存在,現行制度為「基本工資」的審議機制。公投的訴求,只是認為應該建立更完善、符合人權價值的制度,來革除現有制度的問題。

如同前述,《最低工資法》應該如何設定最低工資的計算基準,目前各方意見有不同方案,行政、立法機關應該就這些方案與可能的影響,進行評估與實質的討論,來確認什麼樣的立法設計,更能充分彰顯《最低工資法》的立法精神。本次公投的對象就是這樣的立法行動和立法原則,而不直接涉及最低工資法制化後所可能訂出的任何薪資結果。

在2月26日中選會所舉辦之聽證會上,主計總處代表也數次清楚說明,最低工資法並不會影響政府預算及運作。

總之,《最低工資法》的創制公投,合乎現行《公投法》的規定,將會是有效的公投,也沒有「薪資不該公投」的問題。而公投若通過,政府即有必要在一定時程內開啟審議、完成立法,仍要經過對各個不同法案版本的合理討論後,才會通過《最低工資法》。


本次公投要通過,須達到那些條件?

根據《公投法》新制,本次公投若要能夠舉行,必須先通過兩階段連署(提案、連署),目前第一階段已經通過,第二階段若能與全國性選舉結合,就能省下許多的行政成本,因此倒推工作時程,本次公投第二階段需要在八月底前,就要募集到28萬2千份的有效連署書送交中選會,才能達標。連署達標後,經中選會查驗完成,就會舉行公民投票,民眾可以選擇投下「同意」或「不同意」票。

根據《公投法》,「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四分之一以上者,即為通過。」以上一次總統大選選舉人數(1878萬2991人)為例,亦即若同意票占多數,且同意票高於469萬5748票,公投即通過。


如果連署達標,會在什麼時候舉行公投?

依照公投法規定,公民投票案經提案、連署達標,應於中選會公告成立後一個月至六個月內舉行公投,若該期間內有全國性選舉,則與選舉合併舉辦。本次公投依照預定時程,若於六個月內順利完成第二階段28萬2千份,並於八月提交中選會,則經公告後,可望與2018年地方縣市首長與縣市議員之選舉合併舉辦(今年11月24日)。